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议文章 > 正文

耿介绝俗的章草大家:吕洪年
2012-03-30 22:40:00   来源:《书法世界》 2003年12期   评论:0 点击:

  2001年的夏天,在都江堰二王庙旅游,一幅署名仁寿吕洪年的章草对联深深吸引了我。书家章草书法的精密飞动,让我惊叹不已;书家所署仁寿,又是我魂牵梦绕的故乡。我一方面非常庆幸有这么一位仁寿籍书家,同时...
  2001年的夏天,在都江堰二王庙旅游,一幅署名“仁寿吕洪年”的章草对联深深吸引了我。书家章草书法的精密飞动,让我惊叹不已;书家所署“仁寿”,又是我魂牵梦绕的故乡。我一方面非常庆幸有这么一位仁寿籍书家,同时,又为我对他的一无所知而惭愧不已。
  
  在我当时的认知范围,仁寿籍杰出书家有宋代的虞允文、元代的虞集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去世的冯建吴、石鲁兄弟。在那之前,我曾经以“仁寿书坛四家”为题写了一篇研究文章,发表在重庆书法家协会的一份内部报纸上。我很奇怪为什么此前没有看到有关的文字资料。回到成都,弟弟告诉我,这位吕老太爷已经仙逝了,好在他与这位老吕先生的一个儿子很熟,是一位中医好手。这更加激发了我的兴趣。后来我弟弟寄来了有关吕洪年先生的材料,再后来,也就是2002年暑假,我在成都见到那位中医妙手,我终于验证了我的猜测:吕洪年先生是一位了不起的书家。
  
  这是一位巴蜀文化孕育出的典型文人。虽然吕洪年先生自署仁寿人,但是他并不是像我这样在仁寿出生,他生在成都,当时是1911年。84年后的1994年在成都以四川文史馆馆员的身份去世。与曾在文史馆领薪的当时一大批人一样,吕洪年先生孜孜不倦地沉浸在学术的氛围里头,周遭交际的也是一批文人学者。他的耿介绝俗在成都文人圈颇有名气,许多人常常因为他的直率坦陈而窘迫不已。少年时入受湘人王?]运影响较大的四川国学院,使他的学术起步就有相当的高度,而后来师从晚清举人徐炯和进士宋育仁又使他辞赋见长,蜀中硕儒杨沧白、谢无量等人的指授更是他后来成就的助缘。他青少年时期的同学中,蒙文通为鼎鼎大名的学者,周菊吾为著名学者、篆刻家。顺便插一句,由于我的硕士导师徐无闻教授当年曾师从周菊吾,算起来我与吕先生又不只是同乡之谊了。冯建吴曾为其刻“息翁吕氏”、“仁寿吕氏”等印,周菊吾为其刻“吕洪年印”。与这样一批学者的先后交往无疑会影响到他的学业与书法。如果以二十世纪上半叶成都文化圈的影响而论,吕洪年应该为西蜀文化圈中的典型之一。就入世的事功论,其参与创立四川省图书馆、成都市自来水公司,已经是填补空白的成就了,而于经学、书法、诗词、文物等的研究赏鉴更是他不应该被人忘记的重要理由。
  
  这是一位有研究、不盲从的书法学者。姑引其1971年所作《写定〈草诀百韵歌引〉》为证:
  
  《草诀百韵歌》旧伪题王右军撰,或书宋米芾撰。歌曰:“习观二王迹”,其非羲献所作,明矣。元章词翰秀发,何事为此拙劣之文?然明人范文明作《草书辨疑》,多引此诀,以辨草法,则其来旧矣。杨升庵《丹铅录》云乃宋人编成以示初学者,托名于羲之,信然,信然。歌括之作,肇于□方,本不可以言文,而作者思滞比拟,牵强成句,遂于草法转有所失,近人王鲁生作《稿诀》以纠之,良是。然歌中时存古字古义,盖有所承授,固非率尔之作也。……于是稽法帖、审异文,发愤写定,更其误谬,间有所明,别下批注,庶几使转有则,下笔有由,以为后生轨范云尔。
  
  这里提到的范文明《草书辨疑》非一般书家所知晓,即便学习章草的书家知道者也不多见。反之,可以肯定的是,吕洪年先生对范氏此书却是仔细研读过的。范文明,字晦叔,明万历年间人,善诗赋、攻六书。其《草书辨疑》就当时见到的古人草书法帖与世传《草诀百韵歌》相对照,辨疑81处。而对于杨升庵《丹铅录》的引用更进一步说明其研习深度。至于王鲁生《稿诀》则是近人著作。短短200来字,句句有出处,字字费推敲,既肯定前人之得又发现其不足,将自己写定《草诀百韵歌》的缘由交代得清清楚楚。
  
  这是一位从清代碑学笼罩下走过来而不为碑学笼罩的书家。晚清碑学的影响在光绪末年甚嚣尘上,而吕洪年幼年时所受到的碑学教育想来也是很自然的。在他们那一代,要能认识到碑学笼罩所带来的问题,还是需要相当眼力与勇气的。他在73岁所书《〈草书法式五种〉序》中写道:
  
  嗟乎!草法之不讲久矣。有清一代,无有专习草者。书家所书,行楷、行草耳。……盖胸中不先熟一、二千字之使转,则下笔不足以挥洒无碍。余鲰绳小儒耳,乍惊时变,托足无训,其胸中勃然不可没灭之气,一寓之书,然后知张颠、素狂、徐青藤、祝枝山,其胜处之所由来也。于是卅年来摒弃篆隶分真,专致力于草。师之既久,而后知草书之岳峙渊?s、高逸超妙神行气驶点画生姿,非使气发疯所可致也。况乎世谓康平,心怡神旷,又安有不抒其所得,托契于后生者?
  
  从这段看来,吕洪年从四十岁左右开始将精力放在草书的研究与书写上,其目的是要改变有清以来没有专门草书家的历史。虽然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于右任先生提倡的标准草书运动也是要培养草书家,但是其目的更偏重使应用书写速度加快而对其进行规范化。吕洪年所认为的草书创作,不应该与行草相混淆,其字形当合乎草法,使转应纵横无碍,神行气驶,浑融无迹。所以,他选择章草中的《章草千字文》、《急就章》以及今草《藁诀》、《怀素千字文》、《草诀百韵歌》为范本,日加练习,并且书写成《草书法式五种》供人学习。同时,他批评那种以为草书就是发疯使气的肤浅见解。在这篇序文的后面部分,他还梳理了草书的发展历史,对于明代草书“使转脱略,省之又省,联文则识,独标莫辨”的情况非常不满,认为草书创作应该融合章草与今草:“两者融通,则雍容大雅,神恬笔畅,继唐贤之轨则,摘二王之精英,庶几别有风格,蔚为新声。”我们在他的草书中,处处可见这种融合的迹象。其章草与王遽常的最大不同点即在于此。
  
  因此,我认为,与于右任的碑帖融合不同,也与王遽常从碑学出发的草书创作有别,吕洪年先生是二十世纪从草书领域努力恢复帖学传统第一人。
  
  综观当代书坛,名家满天飞,名实相符者往往罕见。向来信耳不信目的人常常慑于名家名气而不愿相信自己的眼睛、脑子,而书法历史中也还殷鉴不远:许多生前名气响亮的人百年之后往往颇为寂寞。或许,名气是有一个总量的,生前使用完了,身后就没了。相反的例子是,许多生前名声并不太响亮的人,身后却声名鹊起。当然,有的或许要在很多年以后才会被人意识到。王羲之被确立书圣地位就已经是在其去世三百年后的事情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意识到吕洪年先生的书法水平,给他一个历史的定位,还并不算太迟的事情。当年于右任推举王世镗章草的时候,得到了普遍的赞同,我想,我给大家简单介绍这样一位书家的时候,目的也在想请您看看他的作品,然后作出自己的判断。

本文作者:曹建  

   

相关热词搜索:章草大家 吕洪年

上一篇:寂寞高者——吕洪年先生章草书艺管窥
下一篇:茶馆问学记(147)流沙河谈吕洪年先生